POPO網《Death Killer》
http://www.popo.tw/books/577573


月之離宮近期新更文:
http://blog.yam.com/sheffya
主打原創+遊記+書評


冒險者天堂專欄
推薦新文:【境界觸發者】俯瞰
http://paradise.ezla.com.tw/modules/article/articleinfo.php?id=236288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COME BACK吧!

至於原因大概就是突然發現不管哪個地方都有被關閉的危機,所以還是多找幾個備點以策安全XDD

總之,這邊會開始同步月之離宮的文章。

 

以下幾個是目前定期駐留的地方──

軒轅萱(月函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到飯店,緋葉就接到一通電話。

「到了嗎?在哪?」緋葉一邊對電話那頭問一邊張望著周圍。

「這裡。」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她身後響起。

「小景、小征。」緋葉一個回身,看見正在通話中的人後,便將手機掛掉收起來,「你們提早到了?」

「恩,昨晚我去景吾那邊借住一晚了。」赤司淡淡點頭說。

「嗯哼,捷諾大師既然來了,我怎麼可能不過來問候一聲呢。」跡部撫著眼角的淚痣說,而且為了尊重大師的低調,他這一次連樺地都沒帶。

「走吧,老師和師姐師兄們都已經在房間了。」緋葉朝他們點點頭說。

「米契爾師兄呢?」跡部有些心急的問。

緋葉也知道跡部有多崇拜他們家大師兄,所以也沒逗他直接坦然說,「米契爾師兄沒來,他已經出師了,而且你也清楚吧,師兄他現在正忙著接手家族企業,以後想見到他的話,在生意場上見的機會會比較多。」

聞言,饒是跡部也不禁露出了些許遺憾。

他們有出生以來就注定要背負的責任,事實上不論是否自願或被迫都沒有差別,就連緋葉也注定會有她無法逃脫的責任。

 

 

他們到了房間後,在緋葉的介紹下,雙方做了簡單的寒暄,彼此由於父輩的關係,也不算陌生,對於這兩位年輕人,捷諾他們也或多或少從緋葉那邊聽說過,更甚至也曾和其家族有過合作。

軒轅萱(月函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五下午放學後,知雪先回家一趟拿一些東西才去棗的住所,因為也不是第一次了,棗也打了一支備份鑰匙給她,知雪將東西放到平時自己來住的房間,然後才打電話給還在公司的棗。

「喂,棗哥,我已經到你家了,你今天有要回來吃飯嗎?」

『喔,小雪妳已經到了阿,抱歉,今天公司臨時要加班,我可能要半夜才能回到家。』棗的語氣中有著明顯的疲憊。

「那需要我幫你送飯嗎?公司的飯應該不會多好吃吧?」知雪想到以前棗曾跟自己埋怨過公司餐廳很難吃。

『阿,我們應該會自己叫外送,就不用麻煩妳跑這一趟了。』棗那邊話音剛落,就聽見那邊有熟悉的聲音傳來。

『是小雪嗎?讓她來讓她來,順便給我帶石鶴的便當,那家店不給外送的!』聽見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知雪忍不住笑了。

「是森永先生吧,既然這樣我去幫你們買石鶴的便當吧,棗哥要吃甚麼?」

『阿,那就拜託了,等等我傳訊息給妳吧,記得要收據哥我會和森永先生報銷的。』

「我知道了,那待會見。」

『恩,等等到公司樓下給我個電話阿。』

「我知道了。」

掛掉電話後沒多久,知雪就收到便當的訂單,看了一下發現也只有四份,看了下時間發現已經快六點了,連忙拿起隨身包包出門。

 

 

軒轅萱(月函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歡迎回來,彌月小姐。」服侍柊家多年的執事森見恭敬的對彌月行一禮。

「森見叔叔,許久未見,爺爺最近好嗎?」彌月禮貌的欠欠身,然後才關心的詢問。

「老太爺很好,就是小姐許久沒來看他,有些悶得慌。」森見微笑的說,「這不,一聽到小姐要來,將連忙將翼少爺趕出去了。」

聽到那個已經很多年沒見面的兄長名字,彌月頓了一下還是張口問,「翼哥他…還好嗎?」

「翼少爺很好,請不用擔心。」森見說完後看彌月臉上還是帶著淡淡憂愁,便歎息般的說,「老太爺之前的嚴厲也都是為了少爺好,畢竟少爺是柊家的繼承人。」

「我都知道…我只是…」彌月聞言只能淡淡苦笑說,「我只是想要是我是男孩就好了,要是這樣的話,爺爺一定會選擇我的,這樣的話翼哥和樹哥就能夠一起…」

「小姐,請不要說這樣讓人傷心的話。」森見溫和的打斷彌月的話,「小姐並不曾虧欠過任何人,相反的是柊家和鳳家虧欠小姐。」

如果不是因為柊老爺子把鳳家雙子的弟弟帶走,那麼鳳家現在就不會是這樣只餘一名年幼女孩獨自生活,這也是柊老爺子的一塊心病,但沒有合適的繼承人,柊家和綾薙學園就沒有辦法維繫下去,不過老爺子當初也沒料到鳳家長男夫妻會這樣承受不住,選擇常年在國外流浪,將年幼的女兒和長子獨留在家。

彌月一聽就知道森見的意思,她搖搖頭說,「不管是爸爸媽媽還是爺爺,並沒有誰對不起誰,凡有失必有得、凡有得必有失,這個道理我知道的,所以我得到了爺爺的關愛,那麼爸爸媽媽失去了翼哥而難過離開,是可以理解的。」

話雖如此,年紀尚幼時她也曾怨恨過、悲傷過,可當她意外重傷、獨自面臨著空蕩慘白的病房時,救了她的卻是柊家老爺子,所以也是從那時候起,她開始懂得換另一個角度去看待事情。

「前陣子聽說小姐生病,老太爺差點沒忍住衝去鳳家呢。」森見一邊說一邊引著彌月往柊老爺子的書房走。

「驚擾到爺爺了,真是…」彌月聽到他這麼說,又是感動又是好笑,「我只是小感冒而已,沒幾天就好了,樹哥也是,總是擔心這擔心那的。」

「樹少爺在家?」森見頗意外的說,不過意外的同時也稍微安心一下。

「本來是在,不過這幾天有集訓,所以不在家。」也是這樣她才敢這個時間點來找柊老爺子。

軒轅萱(月函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雪雅難掩驚訝的叫道。
「妳先冷靜一點。」阿斯蘭安撫道,「這是已經定局的事了。」
「可是…姊姊,我也要去!」雪雅慌忙的站起身說。
「來不及了,拉克絲他們已經出發了,再說,依妳現在的身分,不是說要走就能走的。」阿斯蘭勸道。
「可是…」雪雅還想說些什麼,卻又頓住,她也知道阿斯蘭說的沒錯,可是…「我應該待在姊姊身邊的。」
「雪雅,拉克絲會沒事的,況且她只是去尤尼烏斯七號弔唁而已,又是平民,應該不會有人攻擊她們的。」阿斯蘭安慰她說。
「…我知道了。」雪雅也知道這樣下去只是在無理取鬧,她神情頹喪的回房間。
阿斯蘭只能看著她沮喪的背影,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

「由於符澤琉斯號要進行改造和補給,這段期間,你們先回去休息吧!」克魯澤說。
「是。」

***

「回家?」雪雅不知所措的看向阿斯蘭。
「啊!」阿斯蘭這才想起,拉克絲不在,雪雅這時候要是回去的話,會引起注意的,這下該怎麼辦!
「阿斯蘭…要不我留在艦上好了。」雪雅提議道,「就告訴隊長,家裡沒人,都出任務去了,反正傭兵本來就隨時都會出任務的。」

軒轅萱(月函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宇宙境域
「隊長,請問找我有事嗎?」雪雅行了個軍禮後問。
「雪啊!我們待會就要出航了,可以請妳做前航機嗎?」克魯澤朝少女詢問道。
「好的,屬下遵命。」
「那麼,我將那架黑色薩克交給妳。」
黑色薩克!雪雅面露驚訝的看著克魯澤,怎麼她從未聽過有黑色薩克?
看見雪雅驚訝的神情,克魯澤低笑一聲。
「那架機體是剛作好的,由於鋼彈已經給那四個男孩了,怎麼也得給妳一架啊!」
「啊!謝謝隊長!」雪雅難掩興奮的說。
終於…她終於可以駕駛MS了!
「喔!對了,我們現在要去的地方正在戰爭,妳的薩克我們新裝了幻化象粒子,可以躲過雷達搜尋,不過因為是新發明,所以效果如何也不清楚,妳自己要小心。」克魯澤吩咐道。
「是,屬下明白。」雪雅面帶笑容說。
但她內心開始思考,這恐怕是一場實驗吧!因為不能夠犧牲鋼彈,所以要我駕駛薩克去實驗那個幻化象粒子吧!
※  ※  ※

軒轅萱(月函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雪雅訝異的看著阿斯蘭。
「這很訝異嗎?」阿斯蘭看向她說。
「是挺訝異的。」雪雅很老實的回答他,「沒想到首次出擊就是到地球去。」
而且在怎麼說,那都是她前一世的家啊!
※   ※   ※                            
「這倒是,不過這次妳先不用出動。」阿斯蘭說。
「咦?為什麼?」雪雅不解的看向他。
「我們這次是要去奪取某個國家的東西。」說到這,阿斯蘭皺了一下眉頭,「可能是希望妳能做後勤的吧!」
聽到阿斯蘭的話,雪雅有些不滿,但卻不能反抗軍令。
※   ※   ※ 
「可惡!明明就是我的模擬成績比較高,為什麼我不能去!」雪雅一邊碎碎唸一邊檢查彈藥庫的數量。
「雪?」突然一個聲音驚擾到她。
「誰!」雪雅立刻轉身抽出腰間的小刀,作出隨時應戰的姿勢。
「小心點,刀子可沒眼睛呢!」
「隊長!」雪雅這時才想起來,在艦上怎麼可能會有敵人呢!她懊悔的收起刀子。

軒轅萱(月函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雪,妳聽說了嗎?」尼可一邊喝水一邊說,「明天拉克絲‧克萊因小姐要來我們這裡舉行演唱會呢!」
「咦!」雪雅訝異的看向他,「真的嗎?」

***

姊姊要辦演唱會?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呢!

***

「聽說是拉克絲小姐自己要求的喔!」尼可興奮的說。
「尼可,你很喜歡拉克絲小姐嗎?」雪雅看他興奮成這樣。
「因為拉克絲小姐是和平愛好者嘛!」尼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我還以為是因為拉克絲小姐很可愛呢!」雪雅半取笑的說。
「這、這也是原因之一啦!」尼可害羞的說。

***

雪雅開心的笑一笑,姊姊受歡迎令她感到與有榮焉。
「喂!」
雪雅和尼可回頭,發現伊薩克正臉色不豫的看著他們。

軒轅萱(月函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