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網《Death Killer》
http://www.popo.tw/books/577573


月之離宮近期新更文:
http://blog.yam.com/sheffya
主打原創


冒險者天堂專欄
推薦新文:【境界觸發者】俯瞰
http://paradise.ezla.com.tw/modules/article/articleinfo.php?id=236288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COME BACK吧!

至於原因大概就是突然發現不管哪個地方都有被關閉的危機,所以還是多找幾個備點以策安全XDD

總之,這邊會開始同步月之離宮的文章。

 

以下幾個是目前定期駐留的地方──

Posted by 軒轅萱(月函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中場休息時,黑子表示要出去透透氣而離開。

「黑子他沒事吧?」降旗擔心的問旁邊的緋葉。

「沒事的,大我剛剛也出去了,所以我想應該不會有事的,而且…他們,不,我們大家都有不能輸的理由。」緋葉將東西整理得差不多後,對降旗說,「抱歉,我去洗手間一下。」

「喔。」降旗愣愣地應了聲。

 

走出休息室後,緋葉並沒有往洗手間方向走去,而是拐向另一邊,找了個不起眼的角落扶著牆蹲下。

「啊…」她捂著頭,忍受著那股抽痛,「…差一點…讓我撐過冬季盃啊…要是在這個時候缺席的話…」

她想要親眼看著他們走向勝利啊……這麼久以來,她第一次對於勝利產生了執著和熱誠,她想要看著他們的比賽到最後阿…所以,「不要在這種時候才出問題阿!」

 

‡ ‡ ‡ ‡

 

我們都有不能輸的理由…因為──「這是最後了…」

要是無法贏的話,他們也許就沒有機會繼續和木吉學長一起在球場上比賽了,所以…「不能輸阿。」

Posted by 軒轅萱(月函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話說為什麼把我們叫出來的那位最後才到阿?」黃瀨忍不住埋怨了一下。

「不要亂挑人毛病。」綠間冷靜的推了下眼鏡說,「他就是那種人。」

「…真是…」青峰那一句也不知道是在附和還是已經不耐煩了。

這個時候,人也總算登場了。

「抱歉,來晚了。」赤司目光逐一略過,「大輝、涼太、真太郎、敦,還有哲也,很高興能再見到你們,今天大家都在這裡,我感慨萬分。」

說到這裡,他話一頓,「不過混進了個不分場合的人呢,現在我只想和以前的夥伴聊聊天,不好意思,能請你回去嗎?」

赤司的出現,將原本就沉重的氛圍更加重了幾分,明明很想動但卻被這樣的氛圍給壓制住,降旗無法說出內心感受到的壓力和恐懼。

「降旗君?」黑子覺得有些奇怪,擔心的喊了一聲。

突然一隻手搭上他的肩膀,降旗一怔,轉頭看見那個才被教練怒吼著名字的人。

「火神!」得救了……降旗內心鬆了一口氣。

「甚麼嘛,真冷淡呢。」火神一點也沒有發現在場詭異的氛圍,很是大咧咧的說,「夥伴不叫上怎麼行呢!」

「火神同學…」

「我回來了,有話待會再說。」火神衝他們兩人一笑說,然後往前走幾步,「我先說幾句…你就是赤司嗎?很高興見到你。」

Posted by 軒轅萱(月函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溫泉~溫泉~」此刻,誠凜的各位正悠閒愉快的享受著舒服的溫泉。

「麗子總算開恩一遍了。」舒服的用溫泉水洗臉的木吉忍不住脫口說。

「這個啊…聽說是若宮向教練提議的,然後教練考慮之後認為可以才有這次的溫泉行。」無意間聽到討論過程的小金井說。

「這樣啊~那樣還真是可惜呢,偏偏若宮沒能來。」木吉有點意外的說,「不過你們有誰知道為什麼若宮沒有來嗎?」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伊月和日向兩人互看一眼後同時搖頭說。

「這樣啊…」

「好像是要和房東談談人生大事之類的?」還在旁邊弄著一大堆泡泡洗二號的黑子打岔道。

「你這個樣子我到底是吐槽你還是吐槽你說的那句話……」日向覺得作為吐槽役的自己已經逐漸失去吐槽的資格了……

「等等!人生大事?甚麼人生大事啊?」伊月忍不住說,「和房東是能談甚麼人生大事啊?」

「這個我也不知道,是小緋這樣跟我說的。」黑子也是一臉茫然的說。

「真是的…今年的一年級還真是不能小看…」伊月嘆一口氣,顯然是把那句話當作緋葉的玩笑話看待了。

不過,其實緋葉說得是事實。

 

 

Posted by 軒轅萱(月函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緋葉是第一次親眼見到那個被稱為惡童的男人,光從外表來看的話,其實不太好判斷,但是整個人的確透著一股陰鬱的氣息,讓人覺得有些不舒服。

「小緋,沒事吧?」麗子看她臉色怪怪的,拍拍她的肩膀問。

「沒事。」緋葉急忙回過神說。

「沒事就好,比賽要準備開始了,等等要是火神暴走的話,麻煩妳阻止他一下。」麗子邊說視線落到了場上在熱身中的火神。

「我盡量。」

「哦~小桃子、小青峰──」突然一個嗓音幾乎響遍整個館內。

「喂喂,那個不是海常的黃瀨嗎?」麗子抬頭朝聲音方向看過去,抽下一下眼角說。

「啊,不要理那個笨蛋,反正笠松學長也在。」緋葉抬眼瞥了一眼,就將注意力收回,像是想要撇清和看台上的某個黃髮笨蛋的關係。

「喔!小葉子!比賽要加油啊~」黃瀨一個低頭就看見坐在板凳區的緋葉,立刻用力揮手喊。

「……小緋…」麗子扭頭看向緋葉,後者卻直接扭頭。

──直接裝作沒聽到啊!!!

 

「欸欸欸!小葉子竟然裝作沒聽到!太過份了啦!」黃瀨看到緋葉的扭頭自然知道是故意的,他假嚎了一會後,在被笠松踹了一腳才收斂起來。

「不過整場比賽…」笠松目光在球場上的兩隊來回說,「氣氛很緊張呢。」

Posted by 軒轅萱(月函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欸,木吉學長呢?」緋葉在要回去的路上碰上了準備換場地的其他人,發現少了一個便問。

「喔,有點東西忘了,他等等就過來。」日向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小緋,妳的東西。」黑子把她的包包給背過來。

「啊,謝謝你,阿哲。」緋葉接過自己的東西後,走到麗子身邊講起等會的比賽。

因此她並沒有注意聽到日向和火神黑子說起的事情。

 

「那麼妳的意思是綠間可能會採取合作攻擊?」伊月作為控球後衛,自然也是跟著聽他們討論等會的比賽。

「恩,這一點,可以從之前的黃瀨身上看出可能性。」緋葉輕點了下頭說,「綠間君的個性非常認真,說難聽點是死板,但是這樣的人對於勝利也非常執著,為了獲勝,判斷出合作比單獨進攻更有利的話──」

「就會選擇合作嗎?」麗子接著她的話說,「這樣的話,就只能靠伊月你在場上做調配了,我們這邊也會隨時做出應對。」

「我知道了。」

「還有一點。」緋葉目光掃過周圍,聲音跟著壓低不少,「我有點擔心木吉學長的左膝……」

「難道又惡化了嗎?」麗子立刻抬頭張望,發現木吉還沒有回來,只能恨恨地問緋葉。

緋葉回想起那天晚上冰室對自己說的話,雖然她之前也隱隱發現,但冰室的話讓她更進一步確定自己的感覺沒有錯。

「目前看起來是還好,但這場比賽很艱辛,或許學長的舊傷復發可能性很高,事到如今,只能隨時做好準備了。」緋葉眉尖微蹙,「希望不要有意外才好。」

Posted by 軒轅萱(月函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啊嘞,這不是若親嗎?」眼看著好不容易要對上冰室的時候,比賽卻被一個身材高大的傢伙阻止了,緋葉不用轉頭看人,光聽稱呼也知道是哪一位。

「紫原君,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緋葉接收到周圍滿是驚訝困惑的目光,暗想早知道會這樣,她就不來看這個比賽了,明明在秋田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東京啊!話說該不會下一秒連在京都的赤司也會出現吧!?

「啊,室親說好久沒回東京了,想要回來看看,叫我陪……」紫原臉上寫滿著不樂意。

「那還真是辛苦了。」緋葉忍不住同情的看了冰室一眼,真虧辰也有膽子找路癡陪他,難道是還不知道紫原君有路癡的毛病嗎?

感覺到緋葉的目光,冰室困惑的回望一眼,很快地又轉回來面對眼前的人。

到是黑子覺得到不對勁的地方,隱密的看了緋葉一眼,後者也察覺到他詢問的目光,先輕輕搖了下頭,然後眨眨眼,按照他們兩人的默契,黑子明白這是在告訴自己稍後再談的意思。

「話說為什麼若親會在這裡阿?」紫原拆開剛剛買的餅乾一邊吃起來一邊問。

「我不是說過我住在東京嘛!」緋葉很無奈的說,「話說陽泉這次是怎麼回事?我聽說你並沒有下場比賽?」

「陽泉!?那不是全國大賽的參賽隊伍嗎?」降旗聽到之後,有點意外的說。

「沒有下場比賽是甚麼意思?」

「因為赤親這麼說,所以我就這麼做了。」紫原很隨興的說。

赤司說的?緋葉沒料到會聽見這樣的答案而擰起眉。

「赤親是……」

Posted by 軒轅萱(月函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理央,妳看好了。」年幼的女孩睜著琥珀色的雙眼緊緊盯著那顆小小的白球就這樣被男人打向天空,發出清脆響亮的聲音。

「啊…好厲害啊!爸爸!」

「理央喜歡棒球嗎?」男人微笑的用大掌溫柔的撫摸著女孩的頭。

「喜歡!理央最喜歡棒球了!」女孩稚嫩的笑聲和純真的話語迴響在這廣大的球場中央,「理央最喜歡爸爸了!」

「你們父女兩個又再玩棒球了啊。」這時女人溫柔的嗓音對場上的父女喊,「快點過來。」

「理央!」女人身邊傳來另一個有點稚嫩的男孩嗓音。

「啊!是阿優──」小女孩看到男孩,露出開心的笑容朝男孩跑過去。

「好久不見了,理央!爸爸知道我喜歡棒球,特別送我過來美國喔!」樣貌俊秀的克里斯笑咪咪的對理央說。

「那要住在理央家嗎?」小女孩滿眼期待的問。

「恩!爸爸說我可以住一個暑假呢!」

「哦,克里斯,你爸爸今年還不打算回來嗎?」男人慢步走過來,溫柔的拍拍男孩的肩膀說。

「恩!叔叔,可以教我打棒球嗎?」

「哈哈哈,當然沒問題,只要沒有比賽的話。」男人爽快的大笑回答。

「理央也要!不可以丟下理央一個人!」小女孩拉扯著父親的大掌說。

Posted by 軒轅萱(月函嵐)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