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那邊說著話,後面的青學們也跟著說悄悄話。

「那個甚麼天明大師很有名嗎?」桃城滿臉不解的問。

「天明尚屋大師,是日本目前碩果僅存的障壁畫大師,師承狩野一派的畫風,是享譽國際的繪畫大師,近日據說在法國的國際繪畫賽事中擔任評委,並致力推廣日本畫風。」乾推了推眼鏡說。

「這樣聽起來好像很厲害……」菊丸不是很能理解的說。

「這樣說吧,天明尚屋在國際畫界中的地位就像是越前南次郎在網球界中的地位一樣,甚至更高一層。」乾改用他們比較好理解的說法解釋。

「那就真得很厲害了,是吧…」菊丸這才露出崇拜的目光說。

「還差得遠呢…」越前壓了壓帽子,脫口還是那句口頭禪。

「越前,這樣太沒禮貌了。」老好人的大石連忙喝止。

「我們該過去了,部長那邊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柳生看這群人再說下去,這一天就得耗在這裡浪費掉了,連忙出聲提醒。

「說得也是。」手塚點點頭,然後對柳生說,「麻煩你帶路了。」

「朝日奈桑也要一起來嗎?」不二那張從一開始就沒變過的笑臉已經讓知雪在心底暗暗起了戒備。

「如果不打擾的話…」雖然剛剛答應了柳生,但在看到這群人之後,她突然不太想去了。

「當然不會打擾!」不二整個興致提升的說,甚至在走的時候,也走在知雪身邊,「對了,我可以直接叫妳知雪嗎?」

「可以。」知雪淡淡點了頭,大概是覺得自己的表現有些冷淡,她又補上一句,「如果不二君真的喜歡老師的作品的話,老師大概會在下周回國,沒意外的話,在那之後會辦一場畫展,如果有興趣的話,歡迎來參觀。」

「真的嗎?」不二眼睛突然睜開,透出徹亮的光芒,然後像是想到甚麼似的露出遲疑的神色,「如果拜託知雪妳幫忙購票…不曉得方不方便?」

說完,不二自己也覺得有些過份了,第一次和人家見面就這麼說話,饒是腹黑如他也有些不好意思,所以馬上又說,「不方便的話也沒關係,我再拜託我朋友就可以了。」

反正那位大爺有錢又愛顯擺。

知雪想了一下後說,「事實上票務方面和我們並沒有太直接的關係,老師都是直接找專門的人處理。」

她說到這裡時,不二又恢復一開始那咪咪笑的模樣,但卻可以感受到一股明顯的失落,知雪露出微笑,看得出來這位不二君是真的很喜歡呢…

「不過我可以直接帶朋友進去參觀,所以不二君要是真得有興趣的話,來得時候告訴我一聲,我出來帶你進去就可以了。」

聽到知雪這麼說,不二隨即露出難得明顯的愉悅,「那真是太好了,手塚,要不要一起來?」

就走在旁邊而已的手塚自然也聽到他們的對話,但又覺得這樣似乎有些占便宜,話到嘴邊就又嚥下。

「這一次的展覽也會有知雪妳的作品對吧?」不二立刻下重藥。

知雪自然看得出手塚的掙扎,所以她笑著對他說,「手塚君不用放在心上,老師本來就不是為了賺錢才賣票的,只是不希望有太多不尊重繪畫只看名利而來的人,所以若是真正喜愛藝術的人,老師也會格外另眼相待。」

知雪都這樣說了,手塚也忍不住點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那就麻煩妳了。」

「知雪,連剛認識不到一天的人妳都可以這麼大方了,那麼想必我們也可以吧?」柳生仗著和知雪較為熟悉的關係,說起話來也比較沒有那麼多顧忌。

「那是當然的,往年你們也沒少蹭過不是嗎?」知雪也沒有拒絕的說,「啊,不過去年是有點可惜。」

「啊,雖然我沒去,不過其他人都去了吧?」去年的展覽,柳生因為爺爺生病而錯過。

「那當然是不可能的。」知雪有些無奈的說,「丸井和切原他們兩我可不敢放進去,否則到時候老師可是會親自動手宰了我的。」

「嘛,說得也是。」

「吶,我有點好奇,知雪妳是怎麼和柳生…不,是和立海大網球部的人認識的?」不二在一旁聽兩人熟悉的對話,可見不是只認識幾個月的那種陌生關係,但以前國中時期他卻從未聽說過朝日奈知雪就讀立海大。

「其實是…」知雪剛開口要解釋,眼睛湊巧落在不二背在身後的包,加上剛剛不二說的…「你們幾個也是網球部?」

「啊,我們是青學高中網球部正選,不過這位越前還在國中部三年級。」不二看知雪的反應有些意外,「難道妳不知道嗎?」

「…我以為你們是學生會成員…」知雪抽抽嘴角,然後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轉向柳生,「等等,你剛剛說精市在招待另一位學生會長?是哪一間學校的?」

「冰帝。」柳生話剛說出口,就看見知雪臉色微變,不禁問,「怎麼了嗎?」

「不,你們現在是要去網球場吧,我還是別去打擾了。」知雪現在巴不得趕快閃人。

不二在一旁若有所思地看知雪突然改變的態度,然後帶著試探的口吻說,「該不會知雪妳認識冰帝的人?」

聽到不二這樣問,知雪就知道自己露餡了,但她前幾天才剛被跡部唸過,實在很不想再去被他念一次。

「我沒聽說過…」柳生有些意外的說。

「既然都認識的話,那就一起吧!相信跡部不會介意的。」不二依舊是那副笑咪咪的模樣,但知雪卻覺得他就是在等著看好戲。

「好吧…」知雪露出難得的苦瓜臉說,希望等等精市可以幫忙擋著,別讓跡部再唸她了。

「話說剛剛知雪稱呼幸村為精市,難道你們之間關係很好?」不二可沒有忽略掉剛剛知雪對幸村的稱呼,那樣親密的稱呼,表現出兩人之間的不一般。

「我們認識很久了。」知雪現在已經對不二有了防備,自然而然的就用最簡單的話來應對。

不二意外的挑眉,很少人會這麼快就開始防備他的問話,看樣子這位朝日奈知雪,擁有很強的觀察力和分析力,能夠在短時間內就猜出自己的性格。

「到了,看來他們已經開始熱身了。」柳生打斷他們的話說,原來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到了球場旁。

 

 

「部長,他們來了。」最先看到柳生他們的是仁王,只見他先是懶洋洋地喊了一聲,隨即露出詫異的神色,「我沒看錯吧!那個在比呂士旁邊的好像是知雪?」

聽到知雪的名字,幸村也匆忙將目光順著仁王的視線看去,在看見那抹熟悉的身影時,忍不住快步走出球場。

「小雪。」幸村走到知雪身邊,面帶柔和的笑容說,「甚麼時候來的,怎麼沒告訴我?」

「我剛到就遇見柳生,再說我也不是自己來的。」知雪簡單說了幾句後,便示意他旁邊還有人。

幸村也知道現在應該先招呼青學的人,所以按耐下想繼續問的心思,轉而向手塚寒暄。

「小雪,好久不見了。」同樣跟出來的真田一向冷峻的面容也在對上童年好友時,稍稍緩和的說。

「弦一郎,好久不見了。」知雪也朝真田笑了笑,上一次比賽時,真田沒有跟著幸村一起來,所以他們也有段時間沒見面了。

真田點點頭,還想多說幾句時,卻被一個華麗的音調給打斷。

「松本知雪!」

聽到這個聲音,知雪瞬間覺得頭皮發麻,通常會用原本的名字這樣喊她的話,就表示對方目前處於一個極度不爽的狀態,她硬著頭皮轉過去對來者乾笑著打招呼。

「表哥,你也來啦。」

「我說過了,叫哥哥。」跡部雙手抱胸,面色不佳的看著眼前乾笑的妹妹,前幾天見面的時候他可沒聽她提起會來立海大。

「哥哥。」知雪立刻乖巧改口。

看她那麼識相,跡部的臉色總算和緩一點。

不過他們兄妹倆的對話落到其他不知情人耳中,都不禁露出驚訝的神情。

「妳是跡部的妹妹!?」難得沒有吵鬧的菊丸終於忍不住叫出來。

知雪差點脫口說是遠親表兄妹,幸好在最後一刻將話吞回去,不然又要挨跡部的罵了。

「啊!難怪我覺得眼熟,原來是跡部的妹妹!」之前就很好奇的向日這才想起來他曾經在跡部家看過她,原來不是女朋友阿。

「不會吧,岳人,你又不是只見過知雪一兩次,你見過了不少次竟然還不知道?」忍足對於自家搭檔的粗線條有些無奈。

「欸,我從沒聽說過跡部和知雪是兄妹,乾?」不二詢問地看向同伴中擅長收集資料的乾,沒想到後者也露出驚訝的神色,然後飛快地翻著自己手上的簿子。

「他們是遠親的表兄妹,只是長輩之間的關係好,所以才會比較親密。」顯然比起乾,柳收集到的資料更為詳細,這也是因為知雪和幸村的關係,他才能有一些管道得到這些一般人不會知道的消息。

「不過知雪似乎和幸村更熟悉的樣子?」不二有些故意地說,似乎很想看看他們的反應。

「我和精市是青梅竹馬,自然熟悉。」知雪卻沒打算讓不二挑撥成功,「弦一郎也是。」

「哼。」雖然有點不爽知雪維護幸村他們,但跡部更不爽讓不二得逞,所以只是冷哼一聲,便不再多話。

「你們聚在一起就只是為了聊天嗎?」知雪看三方人馬就這樣圍著她的話題說來說去,都快把他們真正的目的給忘了吧。

「今天本來就只是聚一聚,不過小雪說得也對,既然都來了,不如練習練習?」幸村笑得異常燦爛,所有熟悉他的人,除卻不二和知雪,紛紛都下意識倒退一步。

「精市,今天我是和家人一起過來的。」知雪悄悄拉了下幸村的衣袖說,「要是你們要打比賽的話,那我先去找他們好了。」

幸村神色一頓,馬上就打消比賽的念頭,比起這種隨時都可以打的比賽,他還是比較傾向陪知雪逛攤子。

「比賽還是等以後再說,難得知雪回來,不如一起逛逛吧。」柳生很快的替幸村遞梯子,後者舒心一笑朝柳生點頭以示嘉許。

「不過這樣人有點多,不如拆開來吧。」不二剛提出這個建議,就看見幸村和跡部兩人毫不猶豫地站到知雪身邊,帶著一臉的興味,不二沒有任何壓力的頂著兩大部長的目光拉著板著一張冰山臉的手塚湊過來。

忍足在看戲和自保來回搖擺不定,最後選擇了自保,看戲的話以後還會有機會的,畢竟兩大腹黑在,他還是先保住小命要緊,還很有同伴愛的拖走自家搭檔,其他的冰帝成員也就乾脆跟著忍足走,畢竟這點眼力他們都還是有的。

青學這邊則是在很有眼力的立海大其他部員邀請下也一同離開,最後只剩下幸村、真田、柳、跡部、樺地、手塚和不二陪在知雪身邊。

「上次比賽恭喜了,知雪。」柳最先開口,朝知雪清淡一笑說。

「謝謝,不過上次只是小比賽而已,還算不上恭喜。」

「小雪這是在嘲笑我嗎?上次那場比賽我可是輸了呢。」幸村笑咪咪的說。

「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的。」知雪無奈地對他說。

幸村笑而不語,知雪也知道他說的只是玩笑話,所以很快就將這個話題揭過不談。

「最近家裡還好吧?」幸村問得含蓄,但了解朝日奈家情況的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還可以,沒意外的話,最近會舉行婚禮。」知雪說到這裡,眼中閃過一絲疲倦,很細微,但一直關注著她的幸村卻還是看見了,心底不禁微微發疼,卻又無可奈何。

「有宴客嗎?」旁邊聽到的跡部突然問。

知雪搖搖頭,「似乎只是自家人一個簡單的聚會。」

「待會有甚麼打算?」幸村溫和的問,「要趕回去嗎?還是過夜?」

「我們打算過一晚,明天再回去。」知雪笑著說,「剛剛已經先回家一趟了,不過房子蒙了層灰,大概下午回去得好好打掃一番。」

「畢竟離上一次回來也有好幾個月了。」幸村了然的說,「可惜母親帶著知乃回老家,不然…」

幸村雖然沒說出來,但大家都明白他要表達的意思。

「可以來我家,爺爺也會很開心的。」讓人意外的是,真田竟然主動開口。

「也是,真田家很大,就算加上其他人也沒有問題。」幸村立刻附和,彷彿就是在等著真田開口。

跡部則暗暗懊惱自己動作太慢,但知雪已經點頭應下了,他也不好再說甚麼。

旁邊的不二則是看著幾人的互動看得非常開心,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幸村和跡部有這麼有趣的反應,要是再加上手塚應該就更有意思了。

手塚突然無意識地打了個冷顫,慣性的看了不二一眼,卻只得到後者一個不變的微笑。

不過這樣一群樣貌出眾的少年在人潮之中很快就將在場的女性目光緊緊吸引住,特別本來就在校內極為出名的幸村、真田等人,而今再加上跡部、手塚、不二等人,知雪所承受的敵意就更加的多,幸好她從小就習慣這樣的目光,所以能夠面不改色的挑自己喜歡的食物。

 

 

「立海大似乎也是所歷史悠久的學校,在日本也算是不錯的學園,有國中部、高中部到大學部。」繪麻手上拿著一份校史介紹說。

「難怪這麼多人,大概也有不少的畢業生回來看看母校的吧。」昂了然的點頭,然後問繪麻,「有甚麼想要吃或是想看的嗎?」

繪麻看了下手上的介紹後說,「這個好像很有意思呢。」

昂和侑介一同湊過來看她所指的地方,「吸血鬼咖啡廳,是挺特別的,那就去這裡看看吧。」

三人一路走來,發現這個學校雖然熱鬧,但卻很有規矩,布置得也很整齊,雖然人很多,卻不會讓人覺得很擁擠。

「這是一間不錯的學校呢。」繪麻感嘆地說。

「我們學校也很好啊!」侑介忍不住開口替自己學校說話。

「是沒錯,不過我們學校就沒有這種歷史感,而且我們學校是公立高中,沒有甚麼特色。」繪麻指著介紹單上說,「立海大最出名的是他們的體育社團,其中網球部是當中的佼佼者,據說立海大曾經連續兩年蟬聯全國大賽,而去年高中網球部成員也在青少年錦標賽中得到不錯的成績。」

「照妳這樣說,其實陽出高中這兩年也很出名的。」昂笑著說,面對弟妹兩人露出的困惑和不解,心底不禁一嘆,「事實上這兩年陽出高中最有名的是文藝社團,特別是美術部,每次參加都必會得獎。」

「美術部?那不就是知雪參加的社團嗎?」繪麻有些訝異的說,「我是知道美術部在我們學校是大部,但卻沒想到會這麼有名。」

「這是因為有知雪在。」昂其實也有些心虛,因為他也是在那次陪知雪去參加比賽後才開始關注的,「因為知雪的老師是有名的繪畫大師,加上她每次參賽幾乎都是拿第一名,所以才會使陽出高中的美術部成名。」

「我完全不知道……」侑介喃喃地說。

「你對於知雪其實根本甚麼也不知道吧。」昂忍不住脫口說,但他明白其實自己並沒有那個資格指責侑介,自己和侑介所做的又有甚麼差別呢…就算抱著還有機會補救的想法,卻也明白不管怎麼補救,終究還是遲了。

「我…」侑介想要替自己辯解,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辯解,而一時無言。

「現在開始也沒關係啊!」繪麻突然對他們說,「我們是家人,而且…知雪很溫柔,所以我相信只要真心去道歉,她一定會原諒的。」

侑介脹紅著臉,有些不自在的撇頭,但卻也低聲應了。

昂則是看著繪麻有些發愣。

「請問…我說錯了甚麼嗎?」繪麻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臉上泛起淺淺粉色,看起來特別惹人憐愛。

「不…我只是覺得妳說得對。」昂發現自己一直盯著她看,也有點不自然的挪開視線。

「你們在幹嗎?不是要去那間咖啡店看看嗎?」侑介這時已經回復情緒,一轉回來卻發現這兩人頓在那裏也不動作,困惑的問。

他這一打岔,也將原本橫槓在兩人之間有些尷尬的氣氛打散。

「啊…恩,走吧。」

侑介雖然覺得有點奇怪,但他一向不怎麼會看臉色,所以也就沒把這放在心上。

三人來到吸血鬼咖啡店時,意外發現店內非常多人…不過有九成以上都是女孩子,好不容易等到有位置坐下後,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女孩。

「都是為了看帥哥啊……」侑介不屑的低聲嘟噥。

「不過…真的很好看呢…」繪麻在看見其中一個樣貌特別出眾的少年時,也忍不住紅了臉,努力保持鎮定。

「那不是…」昂順著繪麻的目光看過去,卻發現他曾看過那個人,但是他不是應該和小雪在一起嗎?

「您好,請問需要些甚麼?」幸村也注意到有人一直盯著自己看,雖然說這並不意外,但要是那個盯著自己的人是個男性,就有一點問題了。

「小雪怎麼沒和你在一起?」不過對方突然一個沒頭沒腦的問話,也讓幸村正眼看向對方,然後才明白原因。

「朝日奈君,又見面了。」幸村很從容的點頭致意,「小雪和其他朋友去玩了,我要等班上的工作結束後才過去,請問三位有想要甚麼嗎?或是由我來推薦?」

昂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甚麼,而說話的節奏已經被幸村掌握住,他只能順著幸村的話說下去。

「麻煩你推薦幾樣吧。」

幸村露出招牌微笑,然後飛快地推薦了幾款價格適中,又不會過甜的點心,最後在一群女孩子的尖叫聲中退下。

「昂君認識剛剛那個人嗎?」繪麻好奇的問。

「不算認識,只是見過一面。」昂苦笑一下說,「那個人是小雪的朋友,也是他邀請小雪來玩的。」

「原來如此…」繪麻若有所思的看著已經離去的少年背影,不知道在想些甚麼。

 

 

倒退二十分鐘,回到知雪這裡。

原本一群人逛得悠悠閒閒,卻被一個女孩亂入給打破那抹悠閒。

「幸村,總算找到你了!」只見一名樣貌秀麗的女孩子衝過來對幸村喊,「已經到你接待的時間了,怎麼還不來報到,要不是我去問仁王,還不知道要去哪裡找你呢。」

「安田桑?」幸村有些意外,他不記得自己有接下接待的工作啊?

「不是你拜託仁王幫你填的時間的嗎?我們班可就靠你和仁王了阿!」安田有些急躁的說。

「可是我…」幸村一邊遲疑的看向知雪一邊在心底默默凌遲仁王雅治,知雪看他那樣子就馬上猜到了前因後果,反應迅速的開口。

「精市,你不用在意我,快點去吧,等你工作結束再來找我們吧。」知雪面色如常的微笑說。

幸村看到知雪的那平淡反應,心裡有些無奈,也許是自己表現得太平常了,所以知雪才會一直沒有反應吧…看來必須儘早坦白才行,沒辦法將知雪放在自己眼皮底下盯著實在很難讓他放心,要是被甚麼不著眼的人搶走的話,那他就哭訴無門了。

「我知道了,妳就先和跡部他們一起逛吧。」幸村雖然有點不放心,但也不得不先離開。

「本大爺自己的妹妹不需要別人說,本大爺自己就會照顧好。」跡部眼睛微瞇,心氣不順的說。

「幸村就放心吧,我們有這麼多人,會保護好知雪的。」不二也明白幸村擔心的是甚麼,畢竟幸村在立海大的名聲實在太響亮,對於突然出現在幸村身邊的知雪而言,或許已經成為立海大眾女性的首要敵人也說不定。

幸村點點頭,就先和同學離開。

沒多久,真田和柳也有學生會找過來被抓去幫忙,一下子就少了三個人,加上隨著時間臨近中午,人潮越來越多,他們這一群的帥哥又多,常會有女孩子想盡辦法靠過來,也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慢慢的越來越大膽,不是要電話就是要信箱,等知雪反應過來時,人已經被擠到外圍,也不知道是故意還是不小心的,感覺被人撞了一下,一個沒站穩,她有些狼狽的跌在地上。

「知雪,沒事吧?」突然一隻手出現在自己面前,知雪愣愣地抬頭。

「不二君…」知雪沒有逞強的伸出手讓不二拉自己起來,然後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說,「你怎麼在這裡,我以為你…」

知雪意有所指的撇了一眼那邊的一群人,不時還伴隨著尖叫聲。

「呵呵,她們大概是沒看上我吧。」不二瞇著眼睛微笑的說。

知雪無語的看著他,很顯然是不怎麼相信他的話。

「既然跡部他們在忙,不如我們先去找個安靜的地方休息吧。」不二說話的時候,掃了一下,確定知雪身上沒有其他的傷,才微微放心。

「說得也是…反正已經逛得差不多了。」知雪其實對於這樣吵雜的環境並不習慣,要知道她可是能夠獨自一人在畫室待上一整天也不會膩的人。

「那麼走吧。」不二乾脆的拉過知雪,兩人往校園較為偏僻的地方走去。

卻不知道有人已經盯上他們。

 

 

 

 

創作者介紹

軒轅萱(月函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