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地接過蛋糕,知雪將那句話當作是讚美。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也該走了。」她拿著蛋糕偏頭對幸村說,「我們的行李還在家裡,得先去拿了再去真田家。」

「也是,這樣的話,我陪妳們去吧?」幸村笑盈盈地提議。

「欸?可是精市你……」知雪有些疑惑,「真的不打算參加晚上的活動嗎?這樣有點可惜吧。」

「晚上的活動可以自己選擇要不要參加,對吧,真田?」幸村笑容可掬的看向真田,唇角揚起的角度顯得有些燦爛過頭。

「啊……恩。」真田哽了一下,模模糊糊的擠出一聲算是回答。

「走吧。」幸村很乾脆的直接當作同意,朝知雪笑著說。

知雪看了看臉色微黑的真田,又看了看笑靨如花的幸村,最後只能無奈歉意的朝真田點點頭,選擇和幸村一起離開。

沒辦法,論交情,怎麼說也是她和幸村比較好啊。

真田清楚歸清楚,還是覺得有點心塞塞的,但他既說不過幸村,也不想掃了知雪的興,只好自己吞下苦果了。

 

到了真田家,儘管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來了,但真田家的人都還是記得多年以前那個嬌嬌軟軟的小姑娘,連帶著朝日奈家的人也都受到了熱誠的招待。

然而就算再怎麼不捨,最後知雪還是得回去的,回到那個她生活多年的家,就算是幸村,也不得不放手。

「有空我會去看妳的。」幸村神色溫柔的看著面前的女孩子,他將眼底的不捨隱藏起來,只餘下笑容。

「恩,那到時候就讓我好好招待你吧。」知雪朝他柔柔一笑。

短暫的神奈川之行就道這裡告一段落,上了車後,知雪目光定焦在車窗外,眼神中流露出一絲不捨和懷念。

將這樣的知雪看在眼中,其餘三人都選擇安靜,讓她好好沉澱心情。

 

 

「我們回來了。」

一回到家,就看見繪麻的寵物直撲著繪麻而去,緊追在後面的則是嗅到主人味道興奮衝過來的京斗。

「京斗,我回來了。」知雪直接將撒嬌的小貓抱起來,溫柔的撫摸著牠。

四人剛走進客廳,就看見正好從廚房走出來的右京。

「歡迎回來。」右京看到他們回來,先是心裡鬆一口氣,隨後揚起微笑迎上前,「都還好吧?」

「恩,見了不少朋友。」大概是因為和久違的朋友們重逢,知雪顯得格外開心。

「那就好。」右京溫和的摸摸她的頭,「對了,婚禮時間已經訂下了。」

「所以美和媽媽要回來了嗎?」知雪也很久沒見到美和了,一聽右京這麼說,眼睛頓時一亮。

「恩,大概就這幾天吧,日向叔叔也是。」右京後一句話是對著繪麻說的。

「太好了!」

這時,一個懶散又隨意的嗓音響起,「怎麼那麼吵啊?右哥。」

風斗揉著眼睛從樓上走下來,先注意到正一臉尷尬笑容看著自己的新姐姐,他不屑的撇嘴,目光落到了右京那邊,正好對上知雪笑盈盈的目光,眼瞳一縮,他難掩興奮的衝上前抱住知雪。

「姐!我好想妳啊!」

男孩單純又興奮的嗓音讓知雪也不禁揚起笑容。

「風斗,好久不見了呢。」她沒有掙扎的讓他抱著,畢竟也很長一段時間沒見到這個弟弟了,上一次還只透過電話連繫而已,「最近工作辛苦嗎?有沒有好好吃飯啊?」

「有啦有啦,姐。」風斗嘟起嘴,故作可憐的模樣,「我好不容易回來,結果姐妳都不在,好無聊阿!」

「抱歉,不過我現在回來啦。」知雪也知道他是裝的,但她就是樂意這樣寵著弟弟,所以也沒揭穿他,而是笑咪咪的摸摸他的頭。

 

「別看那小子在知雪面前乖得像個無害生物,他其實可皮了,只不過是在知雪面前裝那乖巧模樣罷了。」昂小聲對旁邊的繪麻說。

繪麻也看出來了,和上次面對她的時候,簡直像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人似的態度,這讓她有些難過,她希望自己能夠被這個家、被這些家人們接受,這樣她才不會覺得自己是擅闖的陌生人。

「怎麼了嗎?」注意到繪麻神色有點奇怪,昂關心的問。

「恩,沒事,只是覺得風斗君很喜歡知雪醬呢。」繪麻眼神中帶著濃濃的欽羨,她不會去忌妒,因為她明白自己和知雪是不一樣的,她只是很羨慕而已,羨慕有這麼多家人的知雪。

「哦,這個啊,以前知雪剛來的時候,風斗其實也不太喜歡她,但後來有一次因為大家都有事,最小的奈彌大哥帶出去了,侑介好像是跑出去玩了吧,總之那一次只有小雪和風斗在家,偏偏風斗剛好發高燒,要不是有小雪照顧著,大概會很不妙吧,似乎就是從那次開始,風斗就總是黏在小雪身邊,最聽她的話的就是風斗了。」昂解釋著。

「原來是這樣啊,所以風斗君才會這麼喜歡知雪醬……」

 

知雪雖然對新來的姐妹還是有點彆扭感,但她更清楚自家弟弟的個性,所以輕輕拍了下風斗,「新來的姐姐,你可不能欺負人家喔。」

「欸……知道啦知道啦。」本來有點不高興的風斗在看見知雪微微蹙起的眉尖,瞬間乖了不少的說,然後又揚起腦袋,「吶吶,姐,我最近有個新劇本,幫我看看吧!」

面對自己最喜歡的弟弟,知雪幾乎不會拒絕他的任何一個請求,「好啊。」

「YA!那去我房間…啊!還是去姐妳的房間?」

「都可以。」知雪無所謂的說。

「要做甚麼事情都先等一下,風斗。」從廚房走出來的右京說,「他們才剛回來,已經很累了,而且晚餐也快好了,先來吃飯。」

「好吧……」風斗有些不甘願的鬆手。

「吃完飯再來我房間吧,我買了你喜歡的零食,等會拿給你。」知雪又摸摸他的頭,然後表示要先回房間換一身衣服,等等就過來,她這麼一提,其他幾個剛回來的人也紛紛表示要回房間換衣服,一下子原本還有些熱鬧的客廳又蕭條起來。

「風斗,不要太過針對繪麻了,你這樣做,小雪也不會高興的。」右京回廚房前,又一次的提醒自己那個性情有些惡劣的弟弟。

「姐姐才不會討厭我呢!」風斗衝他不滿的吐吐舌,然後攤坐在客廳沙發無聊的看起電視。

 

 

用完晚餐後,風斗立刻興匆匆的跑去知雪的房間。

「這個!」風斗沒有遲疑的將手上的劇本遞過去。

「我看看。」知雪翻看一下後說,「欸,這次是青春校園故事啊。」

「恩,不過這次的角色感覺有點難把握。」風斗嘆氣的說,這副模樣他也就只會在知雪面前表露而已,對外,絕對是昂著下巴不低頭的模樣,「果然還是應該多看點類似的片子磨練比較好吧?」

「嘛,多觀摩一下別人的演技當然是好的,不過要是變成模仿那就不行了,風斗自己也要挖掘屬於自己的風格。」

知雪不會給甚麼建議,畢竟她本來就不擅長這方面,但偶爾聽聽,給點自己的想法讓弟弟參考還是可以的。

「恩,我知道。」風斗遲疑了一下又開口,「那個姐…妳是不是有點討厭新來的那個女人啊?」

沒料到風斗會突然這樣說,知雪先是愣怔一下,才有些不解的問,「為什麼這麼說?」

「怎麼說呢…大概是感覺吧,總覺得姐姐妳好像自從那個女人來了以後就沒有像以前一樣開心了。」風斗歪著腦袋,比劃了一下,「有時候還露出那種假假的笑容,看起來好奇怪呢。」

知雪下意識的摸摸嘴角,「真的嗎?」

她自己一點感覺也沒有,可是啊…她垂下手,「可能吧,我可能真的有點討厭那個新來的姐妹也說不定呢。」

「欸!?」雖然知道自己這個姐姐儘管看似溫柔、善解人意,但在某方面卻特別的直接,可是這麼乾脆的承認自己討厭新來的家人,還是有點嚇到他了。

「雖然我也說不出為什麼,但總是有種這個新來的姐妹會把大家都搶走的感覺,大概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會覺得有點討厭吧。」知雪苦笑了一下,「不過繪麻姐姐人非常的溫柔,這和她無關,而是我…可能是我有點忌妒她,才會有這樣的想法吧。」

「忌妒?」風斗不太能理解,「為什麼會忌妒?」

從他的角度來看,怎麼樣也應該是對方忌妒她才對啊。

「因為大家都很喜歡她啊,又溫柔又善解人意,雖然我說討厭她,但其實我知道的,那是因為我發現自己也很喜歡她,所以才會產生這種奇怪的忌妒。」知雪沒辦法很好的解釋清楚那種感覺,但她其實一直都明白的,「其實風斗也不討厭對吧?」

就連這個有點壞脾氣的弟弟,對繪麻都有別於外人的情感存在。

風斗想要開口反駁,但在對上知雪溫和平靜的眼眸時,卻發現自己說不出任何反駁的話語,他下意識的撇開目光,果然,不管過了多久,他都還是無法在那雙眼睛注視之下撒謊。

「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姐姐。」這一點是不會因為那個女人而改變的。

知雪看他傲嬌小模樣,不禁一笑的摸摸他的頭,「我很高興呢。」

也許是因為和風斗坦承過了,當隔天早上看見繪麻的時候,原本的那種忌妒感也淡化不少,她也可以用比較親近的方式和繪麻相處。

 

「知雪,今天不需要提早去學校嗎?」繪麻有些意外看見知雪安穩的坐在餐桌前準備吃早飯。

「恩,之前是因為比賽,才需要提前去和老師報備,平常我都會和祈哥一起出門。」知雪眨眨眼說,「不過今天起晚了,祈哥已經出門上學。」

「那今天可以一起上學了呢!」繪麻露出高興又期待的神色說。

「恩。」知雪看見她的笑臉,也不禁跟著揚起笑容。

因為多了知雪,侑介也不好擠到繪麻旁邊,只好落後她們約兩三步的距離,這也已經夠讓目睹的陽出高中學生們驚訝了,畢竟朝日奈兄妹一向是學校眾人的受歡迎人物,如今又加上一個繪麻,更加引人注目。

 

「小雪!」世理一看知雪進教室,立刻撲到她身邊,「我聽說了,妳今天和朝日奈侑介一起上學!?」

「嚴格說起來,我是和繪麻姐一起上學,他是順路的。」知雪揚唇挑眉說,反正就算現在那傢伙部討人厭了,她也沒那麼快扭轉自己的喜惡。

「…真的變成妳姐妹了!?」世理驚訝地看向好友,「我以為妳不會那麼快接受呢。」

「為什麼?美和媽媽又不是第一次再婚,雖然一開始有點意外,但繪麻人很好,也很體貼人,是個很好的姐姐。」

「嘛,妳覺得沒關係就好,要是被欺負了就告訴我們!」世理拍拍胸脯說。

「謝謝妳,世理。」知雪看了眼四周後問,「悠一呢?」

「喔,悠一君去教職員辨公室了,誰讓他是班代呢。」世理聳聳肩,儘管還是用敬語稱呼,但卻可以感覺得出語氣中比之前更親暱不少。

至少知雪是這麼感覺的,所以她帶點興味問,「你們周末發生了甚麼嗎?」

「欸?為什麼這樣問?」

知雪偏頭說,「感覺好像感情更好了。」

「誰、誰跟他感情好啊!」世理強作鎮靜的說,「只是有點同病相憐的感覺而已。」

「畢竟是青梅竹馬,而且你們之間的家族不是世交嗎?」知雪倒是沒有多想,在她看來,這兩位好友都有點好面子、拉不下顏面,常會說些口是心非的話。

「別說這個了。」世理連忙打斷她,周末回去老家的那件事也不算是甚麼愉快的話題,「小雪周末過得如何?難得妳約了我們,結果我們卻去不了,抱歉。」

「沒關係的,以後還有機會啊,下次一起去吧!立海大的學園祭真的很熱鬧呢,下次我介紹我的朋友給你們認識。」

「喔,這麼說起來,妳在立海大有認識的人嗎?」

「恩,是以前老家的鄰居,從小一起長大的。」知雪點頭說,不過自從父母出了意外後,她就搬到朝日奈家來了。

「欸,青梅竹馬嗎?」世理又忍不住默默同情起清水了。

「算是吧。」知雪笑笑,卻沒有多說下去。

世理也很識時務的中斷這個話題,等清水悠一回來,三人又簡單交換了一下這幾天的趣事,然後開始一周的新開始。

放學後的部活時間也如往常一樣度過,只是在結束後,鷹司讓知雪留下來,說是有事交代。

「要等妳嗎?」清水關切地問。

「不用了,太晚的話師兄…鷹司老師會送我的。」偶爾私下知雪會習慣喊鷹司師兄,不過多數時候她都會很好的約束自己注意禮節,誰讓那傢伙現在跑來當她的老師了呢。

「那麼我先回去。」

「路上小心,明天見。」知雪目送他走後,才轉身看向鷹司,「老師你要說甚麼?」

「不用那麼不耐煩吧,好歹我也是妳師兄啊,這周末的事情沒忘記吧?」

知雪眨眨眼,突然想起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知道老師和師兄師姐回來,可是周末是美和媽媽的結婚典禮……我得等婚禮結束後才能去見老師。」

「這樣啊…好吧,我會和老師說的,不過記得一定要找時間來。」鷹司叮囑道,「這次的國內畫展,除了老師的作品以外,會以妳和秀言為主,畢竟只剩下你們兩個還沒出師而已。」

「阿秀師兄是今年年底辦出師畫展吧?他之前和我說想要來點不一樣的。」知雪歪著頭說,她那位最小的師兄性子一向跳脫,想法也與常人有很多不同的地方,真要說的話,這位小師兄的性子就像真正的藝術家一樣無法捉摸,「不過我覺得有點危險的感覺,師兄最好還是和一石師兄說一下,看著點比較好。」

「嘖,那小子又要搞甚麼噱頭!」鷹司聞言,不禁嘖一聲,宗村秀言那傢伙本來就是詭譎路線,現在又放話說要弄點不一樣的,真的是讓人完全不能放心。

偏偏那又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連老師也敢回嘴,幸好還有一個御堂師兄可以壓制住他。

「理奈師姐甚麼時候回來?」知雪期待的問,「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見到師姐了。」

「這我可不知道,之前是聽說她在法國流連忘返,也許是在忙著談戀愛吧。」鷹司可不想管那位魔女師姐的事情,還記得以前剛投入舅舅門下時那些慘絕人寰的經歷,讓他從此對美女都產生了恐懼症,「反正她的人生除了繪畫和戀愛,也沒有其他的了。」

「這些話我會完完整整的轉告給師姐的,請放心吧。」知雪板著臉說。

「喂喂!小師妹,做人不可以這麼不道德啊!」鷹司一點也不想被盯上,「總之,最近先不要參加比賽了,專心將展覽用的畫準備好,需要外出的話,也可以告訴我。」

「我知道了,最近有個地方想要去採景,如果哥哥他們沒空的話,再拜託老師。」

「恩,那就先這樣了,要我送妳回去嗎?」鷹司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後問。

「沒關係,現在還不是很晚,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知雪也看眼窗外的天色,很快婉拒鷹司的提議。

「那自己回去路上小心點啊。」

「我知道,老師再見。」

 

 

回家的路上,她有些放空的想著接下來的活動安排。

「周末參加完婚禮後,隔天去老師家拜訪…然後要記得和阿秀師兄聯絡討論一下關於接下來的畫展…中間好像還卡到一次的考試,社團活動應該會暫停…啊,在那之前好像還有三方會談…奇怪,我的會談時間是哪一天?」

知雪猛地想起來自己忘記和家裡人說這件事,自己連是哪一天會談都不記得,她急急忙忙的翻起書包,才在最底部的角角發現那張被擠壓得皺巴巴的紙張,「後天下午啊…希望不要和姐姐他們撞到,雅哥應該會去姐姐他們班…還是我去問問看右哥比較好…」

知雪發愁的看著手上皺巴巴的通知單。

很快地,她就不需要為這件事發愁了,幾乎是在她剛嘆一口氣的瞬間,手機鈴聲大響。

被突然響起的鈴聲給嚇了一大跳,知雪手忙腳亂的接起電話,連來電顯示也沒有看就說,「你好?」

電話那頭先是逸出溫和笑聲,然後才帶著關切的語氣說,「嚇到了?」

「欸!好久不見!」知雪瞬間就聽出電話那頭的人是哪位,也正因為如此她更加驚訝了,「叔叔!」

「最近過得好嗎?小雪。」電話那頭的松本恭用只對自家小姪女才會用的溫柔語氣問。

「我過得很好,叔叔,叔叔呢?我之前聽朔也哥說叔叔最近工作特別忙?不要太累了。」知雪也關心的問候,沒辦法,誰讓自家叔叔是大忙人,平時她打過去都是松本家的堂兄們接的電話,很少能遇上叔叔。

「最近工作剛告一段落,聽說你們學校最近要舉行三方會談?」

知雪聞言,心裡一個咯噔,遠在英國的叔叔怎麼會知道他們學校舉辦三方會談這件事?

「是…叔叔你怎麼知道的?」

「之前打電話時,聽跡部君提起過。」

果然是表哥!!!

「原來如此。」

「妳的三方會談結束了嗎?」電話那頭,松本恭語氣依然溫柔,但卻帶點運籌帷幄的意味。

「還沒,我的是排在後天。」知雪老老實實的說。

「正好,阿朔明天會到東京,三方會談就讓他陪妳去吧。」松本恭直接拍板道。

「欸!請等一下,朔也哥要回來?」知雪更加吃驚了,怎麼招呼也不打的就突然說要回來?

「啊,朝日奈美和要再婚了吧?婚禮她也邀請我,不過我沒辦法回去,讓朔也當代表,順便看看妳過得怎麼樣。」話雖如此,但他們主要的目的其實還是看看知雪在朝日奈家的生活,「我最近也正在想辦法申請調回日本,如果順利的話,也許明年就可以回去了。」

「我有聽景吾哥提過。」

「恩,記得不要因為畫畫熬壞身體,我聽說天明大師要辦畫展了?代我向大師問好。」

「我知道的,叔叔,叔叔自己也要注意身體。」知雪聽話的應下。

然後才道別掛掉電話。

 

掛掉後,她盯著自己的手機好一會,才嘆一口氣,「這下子可有意思了……」

她幾乎可以想像得到等朔也哥來了之後的修羅場會有多麼驚悚了,一堆妹控哥哥真是傷不起。

 


作者有話說:

原本之前在第四章曾經出現過知雪叔叔的名字和職業,後來變動了一下設定,所以做了修改,但不影響閱讀,所以不用太在意。

雖然有很多疼愛自己的哥哥是好事,但有很多妹控的哥哥那就有點累人了XDD

順帶一提,哥哥就只會是哥哥,不管是表哥還是堂哥,都只會有親情!

不敢說太多設定和劇情透露,怕寫到後面會被自己打臉QVQ!

然後在此感謝所有喜歡這篇文的讀者們!這部小說的點擊率高得有些嚇人,讓我每次看到都覺得很對不起大家,但稿子我大概還是會照拖吧!(表打我QQ)

 

 

創作者介紹

軒轅萱(月函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enrry0960741281
  • 作者桑我又來拉 舊的一年又要過去了 我先這祝福作者桑新的一年順順利利然後順利更文
  • henrry0960741281
  • 作者桑 還更不~ 我之前電腦送修資料就不見了 最近剛找到O_O 還好有找到
  • 會更是會更,但作者桑得承認,目前這篇有點無從下手,新章只寫了一千多字,還不到發稿的字數。
    謝謝喜愛,但大概得請多耐心等候!

    軒轅萱(月函嵐) 於 2018/02/19 00: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