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君好像很熟悉立海大校園?」知雪看不二竟然沒有猶豫的就走到這個安靜的小湖畔邊,頗為意外。

「之前來過一次,知雪其實不用對我稱呼敬語也沒關係的。」不二眉眼帶笑的說。

「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知雪也不矯情,很乾脆的應下,「不二。」

其實不二看似對人溫和,卻都帶著一股疏離感,可是面對知雪,他卻很快就接受了這個人,也許這是對幸村他們的一種信任吧,能夠被整個立海大接納的人,至少性情上不會差到哪去,更何況她既是自己欣賞的畫家也是跡部喜愛的妹妹。

「不過妳既然和幸村真田他們認識這麼久,我似乎沒在比賽中看過妳?」不二有些意外的說。

「其實小學時我有去看過,不過在7歲的時候轉學,斷了聯繫,直到小五暑假的一場美術比賽才重逢。」知雪想了一下後說,「國中的時候,因為家裡事情太多,還有老師的繪畫訓練,很難有空閒的時間…除了…國三那年。」

不二聽出知雪語氣中淡淡的愁傷,他明白很多時候有些人不願意被人知道過去的傷,因此他也很體貼的沒有問,到是國三那年…他很快就知道知雪說得是甚麼。

「那時候妳在?」

「我沒有去球場…那段時間我不是在醫院就是在家裡幫忙照顧精市的妹妹。」知雪漾起一抹笑說,「那時候的大家心情都不是很好,想必給你們這些對手添了不少麻煩吧?不過那也是因為立海大有那個底氣,畢竟是蟬聯兩年的冠軍。」

「知雪這話說得,還是護短呢。」不二那時候的確是對他們作風有些感冒,但那也都過去了。

「誰讓不二你們讓精市他們滑鐵盧了呢,作為青梅竹馬,我自然得站在他們這邊。」知雪說完後突然笑了,在不二詫異的目光下開口,「不二真是溫柔呢。」

不二發了會懵,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一般人都會問我,七歲那年發生了甚麼事,但不二是怕我想起傷心事才不問的,對吧。」知雪很肯定的說,「不二的觀察力很敏銳呢。」

「不過看起來妳似乎不在意?」

聽到不二的反問,知雪目光迷離了一下,然後才淡淡地說,「大概不是不在意…而是已經不想去在意了吧。」

不二聽到她的話,有些愕然的睜開雙眼,他神色肅穆的說,「那時候,發生了甚麼事?」

「7歲那年,我的父母為了替我慶生,帶我去玩,然後在回家的路上發生了極為嚴重的車禍,那時候接近深夜…本來…本來媽媽是要多住一晚的,但我卻吵著要回家抱著睡眠娃娃…」知雪說到這裡,眼神有些空洞,「那個時候我因為太過疲倦而迷迷糊糊的打著瞌睡,等我反應過來…就只見一大片的血和身上傳來的疼痛,沒等我看仔細父母的最後一面,我就昏過去了。」

然後…再次醒來,出現在她眼前的是久久才見一次面的朝日奈右京,她的父母因為搶救不及而過世了,她連最後一面都沒能見到。

「那場車禍聽說是對方酒後駕駛,然後逆向又超速所造成的…」知雪的語氣太過平淡,就好像說得不是自己的事情一樣,但也正因為如此,不二的心底泛起一種說不出的心疼,「對方賠了一大筆錢,似乎也入獄了。」

但是那又如何…死去的生命不會回來,她所失去的一切不是錢能夠彌補的。

「我後來聽說對方雖然沒有結婚,但有個行動不便的母親。」聽到這裡,不二有些意外的看向知雪,少女的眉眼溫柔又哀傷,只聽她輕聲說,「我把那筆錢全部送給那位老母親。」

她已經不想再看見誰失去了誰,就算對方是害她失去父母的人,她也不想讓那位可憐的老母親受苦,甚至為了怕那位老母親不願接受那筆錢,知雪特別拜託跡部找專人看顧。

「妳不恨那個人嗎?」不二看著知雪說,就算冷靜如他,也不敢保證可以做到這種地步。

「恨又有甚麼用,所以我放棄去恨。」知雪從那長時間的住院時光中明白了一點,失去的已經無法挽回,和她最親近的人已經不在了,她怎麼恨都不會回來,那麼她為甚麼要對一個陌生人浪費感情呢,「我只是學會了放開,如此而已。」

站在湖畔邊的少女眼神溫柔而平靜,卻能夠感受到她那隱藏在溫柔之下的堅強,不二也明白了,為什麼幸村會對這個人動了感情,如果是他的話…大概也會被這個人身上的特質吸引住吧,不,說到底,他會喜歡朝日奈知雪的畫,不就是因為她的畫風將她本身的特質傳遞出來的關係嘛。

「其他人知道嗎?」不二忍不住脫口問。

「知道甚麼?」知雪聞言,笑了起來,「知道我父母死於車禍事故?還是知道我對於自己的任性而造成一切抱著自責心態?」

不二頓了一下,她甚麼都明白、甚麼都看得清楚,這樣的人是不需要別人的安慰和開解,因為她自己甚麼都知道。

「父母的死因,我想和松本家稍微有點交情的人都知道,不過後一點有誰知道我卻不清楚。」知雪微笑的說,「我並沒有和誰提過,但我想精市是明白的。」

不二一點也不意外,幸村本來就觀察敏銳,更何況他那樣在意著知雪,又怎麼可能會察覺不到。

「我去買水吧,說了這麼久也口渴了吧?」不二詢問的看向知雪,「有想要喝甚麼嗎?」

「我也一起去吧。」知雪雖然和不二說了這麼多私事,但總歸兩人是第一次見面,也不好這樣麻煩人。

「不用的,我去買就好了,現在外面人應該更多了,知雪妳就在這裡等著吧。」不二可沒忘記剛剛這位小姐可是被人一撞跌在地上的。

「好吧,我喝甚麼都可以。」知雪也想到剛剛的慘烈,立刻打了退堂鼓。

不二點頭,往剛剛來的方向離開。

知雪安靜地看著面前平靜無波的湖面,不知道在想些甚麼,直到一個有些刺耳的嗓音打亂了她的思緒。

「喂,妳,是外校的吧。」

知雪有些疑惑的轉身看向聲音處,發現是一群樣貌美麗的少女,她們身上穿著的立海大制服也表示出她們的身份。

「是的,請問有甚麼事嗎?」知雪不知為何隱隱有種不太好的預感,但她還是禮貌的詢問。

「甚麼事?」為首的女孩雖然樣貌美麗,但氣質卻破壞了那份美麗,顯得做作又粗俗,「妳一個外校的,竟然敢黏在幸村君身邊,真是不要臉!」

知雪一雙溫潤如水的眼眸因吃驚而瞠大,「黏在精市身邊?我沒有啊。」

孰不知,她這話一出,反而更添了把火。

「妳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竟敢這樣直呼幸村君的名字!」對方似乎更加火大。

「就是阿!連直木學姐都不能這樣稱呼幸村君,妳一個外來的人竟然敢這麼不要臉。」旁邊跟著的幾名少女也附和道。

「請問你們到底是誰?」知雪眉頭微蹙,知道這一次不應對好的話,可能無法善了,心底也有一絲緊張,暗暗祈禱不二能夠趕快回來,她相信要是不二發現這裡的情況,一定會有辦法解決的。

「我們是立海大高等網球部的專屬應援團,我是團長,三年級的直木明美。」

「那應該和我沒關係吧?」知雪頗意外的說,「我只是收到精市…幸村君的邀請才來的。」

知雪迫於弱勢之下,只好先用幸村君這個稱呼。

「妳和幸村君是甚麼關係?」直木聽到她和幸村君顯然真的是認識的,心底微微一沉,眼中閃過一抹妒恨。

甚麼關係…知雪覺得這種逼問的方式很莫名其妙,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到理她還是明白的。

「我們兩家算是世交。」知雪想了一下後如此說。

「騙人!」直木下意識脫口,然後才定神說,「我們可從來沒有聽說幸村君有甚麼青梅竹馬。」

「就是阿,誰不知道幸村君不喜歡女孩子靠太近,平時都只和網球部或班上男生來往。」

「說謊也不打個草稿,還想接近幸村君,真是笑掉人大牙了。」

面對這麼多反駁,知雪只能掛起無奈的苦笑,她都實話實說了,結果卻沒一個人相信,她停頓片刻後說,「要是不相信的話,我們可以當著精…幸村君面前說。」

直木目光一冷,她怎麼可能讓她有機會去和幸村君對峙,從剛剛對方熟稔的態度來看,就知道就算不是世交,也是交情很好的關係。

好不容易她已經和幸村夫人搭上線、說得上話了,怎麼能讓這樣的好機會從手中溜走,所以這個人…不能再讓她接近幸村君了,幸好這個女孩似乎並不是住在神奈川,否則怎麼會不來念立海大。

心底有了打算,直木自然要動點手腳,她朝身邊的一名女孩使了個眼色,後者輕輕點頭,然後默不著聲的緩慢移動腳步。

知雪並沒有注意到她們奇怪的視線交錯,她現在的注意力都落在適才不二離開的方向,因此她並沒有發現有個人離自己越來越近。

直木看差不多了,便故作驚訝的指著另一方向驚呼一聲,偏偏這時知雪卻看見了不二回來。

「幸村君!」

「不二!」

幾乎是同時,直木和知雪兩人同時喊,但沒等知雪反應過來,就只覺得一股強大推力將自己往湖邊推。

「噗通!噗通!」

「知雪!」不二在剛剛看見這邊有一大群人的時候就已經覺得不太妙而加快腳步,卻沒想到他快要到的時候,知雪卻已經被人推下去水裡。

 

直木愣愣地看著眼前蕩漾的湖面,還有旁邊已經被救起來的兩名少女,為什麼會和她所預計的情況不一樣……

明明應該是那名女孩摔進湖裡,然後嗆水昏迷後,她們將她撈起來直接送到東京,讓她再也不敢踏進神奈川、再也不敢靠近幸村精市。

可是為什麼那個女孩竟然還有時間反應將立川也拖下水,甚至還自己爬起來…更糟糕的是…面前這個正扶著那名女孩、周身散發冷氣的男孩。

她知道這個人,青學的不二周助,和幸村及立海大網球部關係不錯…這真是最糟糕的結局。

 

「知雪,沒事吧?」不二半蹲在知雪身邊問。

「咳咳…還好。」知雪因為剛掉進去時嗆了水,忍不住咳了幾聲將水咳出來,她這時候萬分慶幸自己穿的是深色休閒服,不然就會向旁邊那位穿著淺色校服,因為水而呈現半透明的樣子。

「妳,把外套脫下來。」不二目光一轉,對旁邊穿著校服外套的女孩說。

後者被不二這少有的冷酷嚇到,有些慌忙的褪下校服外套,被不二拿走蓋在知雪身上,「我送妳去保健室吧,那裏應該有備用的制服。」

「啊…恩。」知雪點頭,她遲疑的看了旁邊被她拖下水而顫抖的女孩,最終還是沒有多嘴的開口,她想一旁其他人應該不至於會冷漠不管吧。

跟著不二到保健室,幸好那裏的確有放幾套備用的校服,知雪在裡面換衣服的時候,不二已經將剛剛的事情轉告給幸村和真田了。

因此當知雪剛走出來沒多久,就看見兩名好友氣喘吁吁的出現在自己面前。

「精市、弦一郎。」看見好友這樣為自己憂心,知雪感動之餘也無奈的看了不二一眼,她知道除了不二之外,是沒有人會做這樣的事的。

「沒事吧,小雪。」雖然已經親眼看見她就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幸村還是忍不住再問一次。

「我沒事,真的。」知雪不厭其煩的強調著,「所以這件事就這樣算了吧。」

「小雪。」幸村臉上閃過一抹不贊同,但面對知雪堅定的目光,他也只能敗落下來,「我知道了,就照妳的意思吧。」

面對兩位好友的決定,真田壓了壓帽子沒有開口,這也是對那兩人的信任。

「不二,剛剛謝謝你了。」確認知雪沒事後,幸村朝旁邊陪著的不二道謝。

「這沒甚麼,說到底也是我大意了。」不二搖搖頭說,「既然有你們在,那麼我就先走了,有機會再見吧,知雪。」

「再見,不二。」知雪朝他點點頭微笑。

不二擺擺手,很快地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之中。

「走吧,我陪妳逛逛。」幸村剛剛已經把工作交給仁王,所以不用再回去班級。

「網球部沒有擺攤嗎?」知雪好奇的問,一般社團也會擺個小攤子或準備表演。

「那邊有柳他們,這次我們也只是擺個賣飲料的小攤子而已。」幸村說到這裡,看向真田。

看到幸村的目光,知雪也跟著看向真田,「弦一郎有事嗎?沒有的話一起吧,我們三個好久沒有一起了。」

真田遲疑片刻,看幸村那燦爛過頭的笑容,他壓了下帽子說,「學生會還有一些事情,妳先和幸村去逛。」

知雪沒有起疑的點頭,倒是幸村遞了個舒心的笑容,然後和知雪一起離開醫護室。

兩人一走出醫護室,知雪才緩緩開口,「精市,你是故意的。」

「甚麼故意的?」幸村聽到她突然這麼一說,一時間有些緊張。

知雪對他這樣的反應有些疑惑的歪頭,然後才說,「你剛剛是故意把弦一郎支走的吧?他最近有做甚麼惹到你的事嗎?」

幸村聞言,有些無奈的笑,雖然是猜中了,但卻和他想的意思有些差距,一瞬間也說不出到底是慶幸還是失望,「沒甚麼,只是真田本來就是學生會成員,要是太怠忽職守的話,有損威嚴。」

「噗。」前面那段話還可以理解,但最後那句有損威嚴實在讓人忍不住,而且知雪認真的想了想,發現還真的挺符合真田的形象的。

知道她在笑甚麼,幸村也只是寵溺的看著她,完全沒有插朋友兩刀的歉疚感。

「對了,剛剛我在班上幫忙的時候,看見了妳的兄弟們和那個姐姐。」幸村想起剛剛的事情,便隨口一提。

「欸,原來昂哥他們已經去過你們班上了啊!」知雪微微詫異的說,「本來我還想問問他們要不要等會一塊去呢。」

「我們也可以去阿,我們班上賣的一些小點心味道還是不錯的。」幸村推薦道。

知雪聽了之後,也有些心動,「恩,去吧。」

兩人一路有說有笑的走,完全忽視了四周圍飄過來的目光。

 

 

「唷~知雪。」一踏進幸村班上的攤位,就看見仁王笑嘻嘻的湊過來,「要吃些甚麼啊?我們班上有賣妳喜歡的可麗餅喔。」

已將閨蜜技能點滿的仁王一開口就直接切中知雪的愛好點。

「那就來一份可麗餅吧,啊,還有一杯紅茶。」知雪粗粗看過菜單後,還是按照仁王的建議點餐。

「好咧~部長呢?」仁王自然不會無視旁邊這位大魔頭。

「一杯紅茶就可以了。」幸村基本上是不怎麼吃甜食的,除了知雪親手的以外,這一點只要和他稍微親近一點的人都知道。

「了解,那麼就請兩位貴客稍等片刻吧。」仁王邊說邊轉回廚房內場報菜單。

 

「沒想到仁王做起服務生還真是有模有樣呢。」知雪目光跟著仁王的身影看過去,然後才笑著轉回來,看著眼前的鳶尾髮色少年,有點遺憾的說,「可惜沒能看見精市當服務生的樣子。」

「那其實也沒甚麼好看的,不過要是小雪想看的話,我也是可以去換裝。」幸村眉尖微挑,微微一笑的說。

「還是算了,那樣太麻煩了。」知雪也不過就是隨口說說而已。

 

「啊啦,幸村,約會啊?」既然是在幸村班上,自然不可能沒有人過來打招呼,只見兩個男生經過的時候,也不忘打趣他。

誰讓幸村精市是他們學校最受歡迎的風雲人物呢。

幸村連反駁的機會也沒有,兩個人就竊笑著跑掉了。

「沒想到精市在學校還挺有名的。」知雪見狀也不禁想起剛剛在小湖畔邊發生的事情,看樣子她似乎有點小看了自家竹馬的魅力了。

知雪享用完,看了下時間後便說,「時間也差不多該走了,畢竟我還沒有告訴昂哥他們換地方住的事情,而且我們也得先回我家一趟去取行李才行。」

幸村很好的將心底那一絲絲遺憾隱藏起來,偏頭想了一下後說,「既然這樣,我和妳一塊去吧。」

知雪先是一怔,然後才說,「這樣好嗎?我記得一般來講,晚上還會有後夜祭之類的活動吧?」

「是有這個活動,不過那個就算不參加也不要緊的。」幸村笑了笑說,對他來講,比起那種無聊的活動,知雪自然是更加重要。

「這樣啊……」兩人一邊走一邊說話的時候,正好撞上柳生和真田。

「幸村、知雪。」

「正好,剛剛我們在網球部的攤位那裏看到了朝日奈家的人。」柳生推了下眼鏡說,「現在應該還在那裏。」

「是嗎?正好我也想找他們,時間不早了,我們也該離開了。」知雪這麼說的同時看向真田,「等等我們直接去你家沒問題嗎?」

真田遲疑了一下,按理來說,應該由他親自帶他們過去比較好一點,也比較禮貌,但是他作為風紀委員長,不應該隨意離開工作崗位才對。

「沒關係,真田你先陪他們去吧,等處理好再回來就可以了。」作為學生會長,這一點事情柳生還是有話語權的,「只要後夜祭結束前趕回來就可以了。」

「啊,那麼就先拜託你了。」真田肅穆的臉上也露出一抹感激。

兩人很有默契的沒有提到幸村,畢竟知雪就在這裡,想也知道那個人根本不可能放著知雪不管,去參加那個他一向不喜歡的後夜祭活動。

 

和柳生暫別後,他們三人找去了網球部,果然看見朝日奈家的三人正在那邊專心一志的玩遊戲。

「昂哥。」知雪上前喊了一聲。

「小雪。」聽見知雪聲音的昂轉過來,很快地走到她身邊。

「精市昂哥已經認識了吧,另外這位是真田弦一郎,也是我的朋友。」知雪替兄長介紹了一下,並且解釋,「弦一郎家很大,說我們可以過去借住一晚,畢竟松本家的房子有段時間沒打掃了,有些麻煩。」

對此沒有甚麼意見的昂點了下頭表示知道,然後看向真田,「你好,我是小雪的哥哥,朝日奈昂,那邊兩位是我的弟妹,繪麻和侑介。」

「您好。」真田硬梆梆的問候。

昂看著這位明明年紀比自己小,但表現出來的氣勢卻像個年長大人的真田,心裡也忍不住默默想自家妹妹到底都認識些甚麼朋友啊。

「知雪!知雪!要不要玩玩看這個啊?」在一旁顧攤位的丸井興匆匆的朝知雪招手,後者也很感興趣的靠過去。

「我以為你們只有賣賣飲料甚麼的,原來還有小遊戲啊。」知雪看著擺在面前的氣球和飛鏢,也忍不住露出躍躍欲試的神色。

「小雪要玩玩看嗎?」幸村自然而然的站到她身邊問。

另一側的繪麻和侑介目光也自然而然的落向了那倆人身上,少年少女兩人溫柔相視而笑的默契,彷彿夜空中的晨星一般絢爛奪目,就好像這兩人天生就應該在一起一樣。

「好啊。」並沒有留意到幸村離自己太近,知雪的注意力完全放在眼前的氣球上,她笑咪咪的問丸井,「獎品是甚麼?」

「一開始大獎是可以指定網球部的正選一起拍照啦,不過知雪妳好像也不需要這種獎品吧?」丸井想起眼前這個人和他們學校的女生不一樣,那種大獎對她沒有任何意義,「不過二獎是我自己做的蛋糕喔。」

「這樣啊,那當然得以二獎為目標吧,畢竟丸井的蛋糕很好吃呢。」

「哈哈,那就來玩一把吧。」

然後他們就看著眼前的少女,以一種悠閒的姿態將比分算得剛剛好到二獎門檻才收手。

「……知雪,妳果然也是怪物嗎……」

 


作者說:

終於又更一篇了!立海大的劇情基本上就先在此告一段落,接下來要回家去了~

畢竟婚禮也拖了挺久的,該把所有兄弟都拖出來聚一聚了!(差點打成遛一遛XDD)

 

創作者介紹

軒轅萱(月函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不更了嗎
    很好看
  • 不會不更啦,只是這篇最開始並沒有甚麼特別的構想,只是單純寫娛樂的,所以更新的速度會非常緩慢,所以請見諒!

    軒轅萱(月函嵐) 於 2017/11/09 01: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