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宮桑,31號那天有空嗎?」降旗趁著空檔偷偷問。

「恩,我有空,怎麼了嗎?」緋葉正咬著筆桿思考著攻守戰略,因此回得有些漫不經心。

「那天不是黑子生日嗎?我們打算在火神家開個慶生會,前輩們也說很有趣要一起來。」

聽到他這樣說,緋葉才停下手上工作抬頭,「喔,感覺挺有意思的,那生日蛋糕的部份就交給我來吧,到時候我會帶過去的。」

「真的嗎!那蛋糕的部份就麻煩妳了。」得到準話後,降旗心滿意足的重新投入練習中。

目送他離開後,緋葉呢喃著一句,「看來得加緊趕工才行。」

至於蛋糕的部份,她很快就有了打算,正好今晚要去和那傢伙商討事情,順便把蛋糕的事情也解決了。

 

‡ ‡ ‡ ‡

 

「哲君說可以來,太好了!」桃井在本上畫了個記。

「綠間不是說如果有心情才會來嗎?」青峰握著飲料說。

「嘿嘿,沒有問題的!」桃井信心滿滿的說。

「妳這是哪裡來的自信啊……」

「小綠絕對會來的。」桃井舉起筆,露出一絲煩惱,「接下來就剩下紫君了,說甚麼麻煩就掛掉電話了。」

「怎麼辦才好呢~~」

「話說黃瀨你怎麼會在這裡!?」青峰看了眼做在旁邊的黃瀨,有些嫌棄的說。

桃井笑瞇瞇的幫他解釋,「模特工作的攝影地點剛好就在這附近嘛~」

「把小紫原叫到東京來算是最大的難關了。」黃瀨沒有理會青峰的嫌棄,很自然的融入對話之中。

「呵,對付他用點誘餌就可以了。」青峰哼一聲很傲慢的說。

「啊!」桃井突然叫了一聲,手指著外面,「那個是不是若宮桑?」

「哪裡哪裡!」黃瀨連忙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啊,真的耶,可是小葉子怎麼會在這裡?」

「她旁邊那個男人是誰啊?看起來好有型!」桃井忍不住發了一下花癡,隨後又覺得不大對,「那個人好像不是誠凜的吧?」

「別說誠凜,那怎麼看也不像是高中生好嗎?」青峰也瞥了一眼,那個男人一看就是已經出社會經歷過歷練的人。

「是親戚嗎?」桃井想了想問,畢竟他們也都見過緋葉的男朋友,自然不會往這方面想。

「可是小葉子的大哥我見過,不是那個男人。」

「欸,那到底是……?」

「我去看看!」黃瀨想了想還是起身出去。

 

 

「──大致上就這樣,另外那份蛋糕設計圖記得好好做,別弄錯時間了。」緋葉一邊說一邊將手上的資料遞給對方。

「知道知道,妳既然已經完全接手了,偶爾還是來店裡看看吧。」男人看著那疊資料,眼角流露出不耐煩的神色。

「這是當然的,好歹你也是我從美國弄回來的,自然得看著點,要是被別人挖走,那我不就虧大了。」緋葉沒好氣的撇了他一眼說。

「放心吧,有妳這麼寬容的老闆,我是不可能跟著別人跑了的。」男人慵懶的說。

「小葉子?」

聽到這聲音,緋葉略為訝異的看過去,「涼太,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先走了。」男人看了黃瀨一眼,揮揮手上的資料對緋葉說。

「恩,過幾天我會去店裡,可別偷懶了,拓真。」緋葉點點頭說。

佐藤拓真沒有說話,只是擺手離開,不過緋葉也明白他是不敢再像以前那樣隨意偷懶了。

「那個人是誰啊?」黃瀨走過來問。

「算是下屬吧,最近接手家裡的生意,總得見見人才能談事情。」緋葉沒有說得很清楚,但透露出的意思也已經很明顯了。

「這樣啊……」

「對了,你怎麼在這裡?」

「我正和小桃還有小青峰說話呢,突然看到妳在這裡,就過來看看。」黃瀨指著店內坐著的兩人說,「要不要一起來?」

緋葉想了一下後點頭說,「好啊。」

 

 

「晚上好。」緋葉笑著向桃井和青峰說。

「晚上好,若宮桑坐這裡吧!」桃井拍拍身邊的空位說。

「你們在討論甚麼嗎?」緋葉看見攤在桌上的本子,好奇的問。

「我們在討論31號的聚會。」桃井只要一想到那天就忍不住笑容滿面,「對了,若宮桑要不要一起來」

「是你們帝光的聚會吧,我就不去湊熱鬧了。」緋葉笑著婉拒,「都約好了嗎?」

「嗯嗯!就剩下小紫……」

提到紫原,桃井一臉洩氣的樣子。

「小葉子有沒有甚麼好辦法?」黃瀨期待的看向她,他之前聽說緋葉和陽泉的相處的挺不錯,連紫原也會偶爾聽她的話。

緋葉偏頭想了一下後說,「是有個辦法。」

「是甚麼?」

緋葉把那個辦法說出來,很快得到其餘三人的認同。

「的確,這個辦法挺有用的。」桃井贊同的附和。

「可是誰來打這個電話呢?」黃瀨苦著一張臉問,他自己是絕對不想打這個電話的。

青峰則直接撇開頭,一臉置身事外。

「噗哧。」緋葉見狀,不禁好笑,「我來吧。」

她拿出手機找到電話按下,「是我,緋葉,聽說你們31號有聚會,有件事想要拜託你。」

頂著兩雙崇拜的目光,緋葉淡定自若的結束通話。

「好了,這樣就可以了吧。」緋葉朝他們一笑說。

「可以可以!太謝謝妳了,若宮桑!」

緋葉笑了一下說,「叫我緋葉就可以了。」

「啊,那直接喊我的名字吧,或者小桃也可以。」

「嗯,五月。」

 

 

「小黃要好好把緋葉送回家喔。」臨走前,桃井不放心地一再提醒。

「我知道啦。」

互相道別後,就只剩下黃瀨和緋葉。

「我們走吧。」

「嗯。」

「話說回來,涼太你的傷還好吧?」

「那個啊,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沒甚麼大礙。」黃瀨說完覺得好像不太對,「等等,妳怎麼知道我腳受傷?我們那天的比賽妳不是沒有來嗎?」

「上次你不是來探病嗎?我聽其他人提過。」緋葉無奈的斜睨他一眼,「涼太,你該多動動腦,不然會生鏽的。」

「欸!!總覺得小葉子妳這句話說得好過份啊。」

「你聽得懂我的意思嗎?」

「……好像懂又好像不懂……」

「唉……」緋葉無可奈何的淺嘆一聲。

沒多久,便到了緋葉住的公寓樓下。

「送到這裡就可以了,你快點去車站吧,要是晚了沒坐到車就糟了。」緋葉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連忙催促著黃瀨。

「喔,那我走了,改天見啊,小葉子。」黃瀨也知道時間晚了,沒有再多說甚麼揮手快步離開。

緋葉目送他一會,才轉身走進公寓,剛進家門就掏出手機撥出電話。

「喂,是我緋葉,修哥你現在方便講電話嗎?」

『方便,怎麼了?現在日本那邊很晚了吧,還不去睡啊?不是才剛出院嗎?』

「修哥,你回來一趟吧。」緋葉語氣中帶著肯求,「我聽說伯父最近狀況很穩定,回來幾天不要緊的。」

手機那頭沉默了片刻,『老頭告訴妳的?』

「嗯,我總要先確認伯父的狀況才有膽子打給你啊。」緋葉這句話說得特別理所當然。

『好好的,怎麼突然要我回去?』手機那頭男人緩下口氣溫和的問。

「我今天聽五月他們說31號那天阿哲生日,他們帝光要聚會。」

『那和我並沒有關係,緋葉。』

「那天晚上會有慶生會,我和辰也也會去,以阿哲的性格,他也一定會邀請奇蹟世代那些人。」緋葉故意用可憐的語氣說,「就當是來看看我和辰也吧,你難道要一個才剛出院的傷患飛那麼遠去看你嗎?修哥。」

『……妹子,妳贏了,我會回去的,如果時間沒問題的話……』

「放心吧,修哥,你從30號到下月的7號都放假呢,不用擔心時間。」

『妳這丫頭把一切都摸清楚才給我打這電話?』男人不禁笑罵一聲,『知道了,班機時間確定了我再發給妳。』

「OK,修哥記得要保密啊!我很想看看其他人吃驚的表情,特別是小征…赤司他們。」

『頑皮。』男人笑罵一聲,卻沒有拒絕。

掛了電話,緋葉難掩興奮得小激動了一下,才又恢復正常坐到書桌前打開電腦開始處理起最近接手的一些文書工作。

 

‡ ‡ ‡ ‡

 

31日當天上午

 

「今天的最後一名是──」

〝叮咚~〞

「嗨,來了。」緋葉收回看著電視的視線走到門口去,一開門看見站在門口的熟悉身影,笑了一下,「等我一下,馬上就好。」

 

 

約定時間還沒到,黃瀨就迫不及待的到集合點熱身。

「我是第一個啊。」他拉拉筋想,臉上猶帶著顯目的興奮。

「小黃,早上好!」

「小桃、小青峰,早上好。」

「我說你也太早了吧……」青峰無語極了,是有多興奮啊。

「因為這種聚會實在太難得了啊。」

「來得只有我們嗎?」青峰不想再看他那蠢樣,立刻轉移話題。

「我也在。」

「嗚哇!」青峰面對這樣的驚嚇,突然有種熟悉又懷念的感覺。

「小黑子,早上好!」

「哲君──!!!!」桃井則激動的撲抱過去。

「呼吸好困難,桃井同學。」黑子淡定的說。

「生日快樂!」桃井笑容燦爛的說。

「謝謝。」

「這個是生日禮物。」桃井小心又期待的遞出她準備很久的禮物。

「我很開心,可以打開嗎?」黑子接過之後,淺笑著問。

得到了可以的答覆後,他才拆開禮物,是一條漂亮的粉色圍巾。

「喔,這不是妳最近織的那條嗎?」一旁的青峰看見後,不禁脫口而出。

「手工編織的嗎?」黃瀨跟著湊熱鬧說。

「那個…如果你不喜歡這個顏色的話,也不用勉強去用…」桃井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但內心卻又害怕黑子真的不喜歡。

「沒有那種事情,我會好好珍惜的。」黑子笑著反駁她的,果然見桃井臉瞬間綻放光彩。

這時一個煞車聲吸引走他們的注意力。

「來了來了來了,久等了~~」只見高尾搖搖晃晃的騎著板車登場。

「高尾君?還有……」

「小綠!!!」

 

「高尾,我只有讓你去幫忙買幸運物而已吧。」傲嬌綠又開始發作了。

不過高尾早就摸清楚該怎麼應付他,他摸出一包乾香菇晃了晃說,「是是是,你不下來我可不給你喔。」

綠間只好擺出一副不得不照做的臉下車,接過今天的幸運物。

「好了,我負起責任把人送到啦。」高尾笑咪咪的說完,把板車掉了個頭。

「謝謝你,高尾君。」桃井立刻道謝,高尾君的幫忙可是她的殺手鐧之一呢。

「桃井,難道妳……」綠間臉色微微發青。

「恩,高尾君聯絡我了。」

「為甚麼你會知道桃井的電話號碼呢?」綠間板著臉看向高尾,但後者已經騎著板車走人了。

「那我走啦,大家好好相處啊!」完全無視了綠間的話。

沉默了一下,綠間托了托眼鏡,「算了,既然都來了,就不得不參加了。」

「你這傢伙還真是麻煩……」青峰在一旁吐槽道。

「黑子。」綠間舉起一隻吱吱叫的小雞吊飾玩偶。

「這是甚麼?」黑子有些疑惑的看向他。

「今天水瓶座的幸運物,生日這天要是發生甚麼事會掃興的。」

「是,謝謝。」黑子這才明白他的意思,也明白綠間的傲嬌性格,因此也只是高高興興的收下道謝。

「明明從一開始就打算來了吧……」黃瀨在後面小聲說,「啊!」

他突然一叫讓眾人的注意力都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

「啊,赤司君和緋葉!?」桃井也是一臉驚訝的神色,那天邀請緋葉的時候她明明拒絕了,難道是赤司請她來的?

「呀,各位,久等了。」赤司的神色與之前相較之下,多了一絲溫和。

走在他旁邊的緋葉則淺笑盈盈的和他們輕輕揮手。

「小赤司,為甚麼你會和小葉子一起來?」黃瀨驚訝的問,明明一個在京都一個在東京啊。

「黑子,生日快樂。」赤司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先向壽星獻上祝福。

「阿哲,生日快樂。」緋葉也是。

「謝謝你們,赤司君、小緋。」

「我知道今天是你們帝光的聚會,所以就不打擾了,只是剛好和小征順路,借了他家司機,想著過來打聲招呼,還有這個。」緋葉從隨身包包中取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物說,「阿哲,這是給你的生日禮物,那麼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謝謝妳。」黑子接過禮物,看她的神色是真的有事情,也就沒有多嘴的邀請她留下,反正他們還有晚上的慶生會,並不急於這一時,他也明白緋葉是不希望打擾他與初中時的夥伴們的聚會。

「欸~好可惜呢。」桃井一臉不捨的說。

「你們好好玩,那個禮物大家一起看會更有意思喔。」緋葉留下懸而未揭的謎,向他們擺擺手就離開了。

「吶吶,小黑子,可以把禮物拆開嗎?」聽緋葉那樣一說,黃瀨有些好奇的盯著黑子手上的禮物。

「恩,可以。」黑子內心也對緋葉的話感到好奇。

沒等他動手,紫原就出現了。

「啊,真的出現了!」桃井先是一驚,然後看向赤司,「所以赤司君真的照緋葉的請託去安排了嗎?」

「啊,正好陽泉和洛山要舉辦練習賽,我們就選了位於中間的東京進行。」

「原來如此。」

紫原則略有不滿的啃著點心棒,那邊黑子已經拆開了緋葉送的禮物。

「啊,這個是……」黃瀨看到禮物的瞬間眼睛一亮。

「甚麼甚麼!」桃井立刻湊過來一看,「好漂亮的畫冊。」

其他人也跟著湊過來看,黑子手上拿著一本頗有厚度、封面是深藍鑲銀邊的精裝畫冊。

「這是……」赤司似乎知道了甚麼,露出笑容。

「小緋送的禮物。」黑子邊說邊翻開內頁,隨即便是一怔。

最開頭的第一頁,寫著敬獻語,燙金的手寫字漂亮又輕揚:「獻給我永遠的朋友,願你使終如一。」

落筆款是端正的作者簽名,上面寫著落楓,旁邊小字則寫著若宮緋葉,並蓋上印章與日期。

「落楓……那可是近年頗受矚目的新人畫家,但已經很久沒有這個人的消息了,沒想到緋葉就是落楓啊……」赤司感嘆一句,沒說出口的是以後大概也不會有落楓這個人的存在了,畢竟緋葉選擇了一條與繪畫背道而馳的路。

黑子緊接著翻開下一頁,這一次不只是他,連其他人也不禁驚嘆出聲。

那是一張漂亮的彩畫,上面正是黑子與二號,緊接著往下翻,他發現這些彩繪圖正好是這一次冬季盃的內容,不只有他,還有誠凜的大家,以及曾經交手過的隊伍,甚至有些是比賽中的場景,這些全都是──

「緋葉畫的呢。」赤司低聲說,「之前去醫院探病時,我看過她拿著畫本不曉得在畫甚麼,現在看來她那時候就是在畫這些圖吧?為了趕在黑子生日之前弄出來。」

黑子翻看著一頁頁的畫,嘴角上的笑始終沒有落下,這是承載著他最重要回憶的禮物。

 

「那麼既然大家都到了,那就開始吧!」

 

‡ ‡ ‡ ‡

 

成田機場

 

「快到了吧?」緋葉東張西望,想找到熟悉的面孔,卻沒留意身後有人靠近。

「找誰呢?丫頭。」

肩上猛地被人拍了一下,緋葉嚇了一跳急忙轉身,看清來人才鬆一口氣的說,「修哥。」

「哈哈,這樣就被嚇到了?」男人哈哈一笑張開雙臂和她抱了一下,「好久不見了,小緋葉。」

「好久不見,先回我那裡放行李吧,諾,這給你。」緋葉遞了把鑰匙給他,「你住的屋子在我隔壁,昨天已經找人幫你打掃過了。」

「謝了,不過妳家啥時有這麼多屋子了?若宮家不是以服飾精品為主嗎?」

「那不是我家的,是赤司家的屋子,我找他借的。」緋葉淡定地說,無視對方驚愕的神色,「好歹我們也是世交,借個屋子沒甚麼大不了的。」

「嘖嘖,萬惡資本家。」男人一臉痛心疾首的模樣逗笑了緋葉。

「走吧,再晚一點,路上塞車,我們鐵定遲到的。」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往外走。

「話說回來,辰也那小子怎麼沒跟妳一塊來?」

「他先過去大我那邊幫忙做料理。」緋葉停頓了一下後又說,「而且他也不知道你修哥你回來的事。」

男人一怔,顫抖著手指向她,「妳連自己的男朋友也整啊?」

「甚麼整!這是驚喜好不好。」緋葉抗議道,「可不是因為他和大我鬧彆扭的關係。」

這句話真是此地無銀八百兩。

「果然,女人是不能輕易得罪的啊……」

 

 

 

創作者介紹

軒轅萱(月函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沒有下繼了嗎?
  • 有!至少會把Last Game的內容寫出來!
    當然作者自己也希望可以寫到他們結婚生子(XD

    軒轅萱(月函嵐) 於 2018/02/19 00:33 回覆